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2013-01-11 04:1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的武林,那确是我不能懂得的江湖了。 
  
  在以前的时代,人的观念比较单一,许多人还没这么滑头。 
  说是守约守信也好,愚蠢犯轴也罢。 
  总之在从前漫长的时代里,人们可以为了一个许诺郑重得不顾自己的性命,菊花之约、赵氏孤儿,讲的都是此类的故事。 
   
  看王家卫九五年的一个访谈,他说: 
  “拍《东邪西毒》的时候,我看了一本讲古代复仇的书,才知道中国人复仇有很多规矩,而且复仇的计划,往往很费时,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我原本的构想是西毒要找东邪报仇,但是他经过很多无人的地带,讲话的机能逐渐退化,他开始活在想象中,最后复仇的动机也模糊了。” 
   
  东邪西毒是虚无缥缈的江湖,是遗忘。 
  而《一代宗师》,是确凿的武林,王家卫在还原所有规矩。 
  一招一式,一姿一态,都有出处,都有来头,都有名目。 
   
  宫二去报杀父之仇,马三一句话可以把她打发:“你已经是许过亲的人了。” 
  嫁出家门的女人,代表不了宫家报仇,没资格。 
  名不正则言不顺,宫二只好走了。 
  为了这名正言顺,她退了亲,入道皈依,许誓一生不嫁。 
  她牺牲了一个女人在世人眼里的后路,也必须报杀父之仇。 
   
  看一代宗师正儿八经的开场时,我很诧异王家卫居然对规矩有了兴趣。 
  直到越往下去,几个回转,几个雨雾,几个背影,一样的寂寞疏远。 
  还是王家卫。 
  我想他之所以对那个逝去的江湖武林感兴趣,因为在那里,人情、信用、义气、风骨,都确确实实存在。 
  他崇敬的、念念不忘的,不是规矩,而是人给自己定的界限,所有克制。 
   
  王家卫的电影里,人都很节制,即使已经炽烈到如火如荼,也保持着距离。 
  但也因为节制,角色们必须逃避,必须忘记。 
   
  东邪西毒里,桃花说:“我一直都以为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望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 
  宫二小姐是另一类型的桃花,她也一生没认输过。 
   
  宫二再次见到叶问那一场,宫二的两行清泪,似封存多年的积雪消融。 
  从未躺进发上贴身搔痒,怎会当寻常。 
   
  她说:“我的戏,不管人家喝不喝彩,也只能这样下去了。” 
   
  “这些年,我们都是他乡之人。我是真的累了,想回老家。临走前,有样东西要还给您。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就让你我的恩怨像盘棋一样,保留在那儿。” 
   
  那是些有情有义的凉薄。 
  不说也不做,不动声色却风起云涌地过去了。 
  过去了,就不算什么。 
  既不是朱砂痣明月光,也不是蚊子血饭粘子。 
  只是一束时间的灰。 
  不关乎清浊,不关乎炎凉。 
  不关乎不负,不关乎不离。 
  不关乎不懂,不关乎不问。 
   
  梅花落在南山。 
  奇怪,三十六个春天里,人记得的通常不是朝夕相处的人,而是求之不得的一次偶遇。 
  一期一会,一去不回,话分两头,花天酒地,颠沛流离,各自荡漾在乱世。 
  而后相遇化作残局。 
  即使在棋局里离得多远也不好抱怨。 


  评论这张
 
阅读(52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