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挟瘸足的泥沙而下”  

2012-05-02 04:2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力已经被我锻炼得很差。
但只要努力一点,我还能回想起,幼年时,每当父母吵架,我就自己搬了一根木凳子去阴暗的走廊里坐着。
我忘记了当时有没有幻想什么,还是仅仅在等待,等待这场无意义争执的结束。
人们都会疲倦,这意味着一切都会结束。没有人撑到永远。
但是会有下一次。人的关系模式有固定的形成方法。
我父母的模式是那样,吵架,和好,吵架。一次又一次,卷土重来。

离群索居与健忘是根源于此。
我以为我的形成跟历史毫无关系。
我以为我面临的困境跟几十年,直至百年前的历史毫无瓜葛。
怎么会有关系?我面对的充其量是物欲横流,金钱金钱商业商业买卖买卖利润利润。
可是当我细想,回忆起我的源头,我不得不看见了我的父母,他们的相处,他们的家庭,我的大家庭。
我不能把我的养成与他们分割。
尤其是我的父亲,他的家庭,他的遭遇。
是的,他生于五十年代,如我后来知晓的,他经过了那荒谬的三十年。
我的爷爷是个地主,文革期间,妻子儿女被迫要与他划清界限。直到现在,父亲依然会介怀奶奶那时对爷爷的冷漠。子女们自然是懵懂的,但他们会依着最浅显的指示行动。我不知道父亲及他的姐妹当时如何对待爷爷,父亲的记忆也不全然了,他可能做了错事而不愿意承认。谁知道呢。
总之那三十年将这些长辈们锻造成了与光明灿烂的词汇背道而驰的人。后来他们养育我们,可是无法提供教育,无法引导,无法以身作则,无法坦诚交流。从那时起,已经是定局。

我记起一句诗,泰戈尔写的,“流水挟瘸足的泥沙而下”。
我的记忆力不好,但是常常背下来莫名其妙的几句话。
也许从童年开始,我就靠印象生活。
我把实际生活埋入一两句话,一两本故事书里。
这样我就安全了,我只记得书里的故事。
只要我背下来,故事就变成我的现实,我就忘记我的烦恼之所在。


几年以前,我被迫成为了一个大人。
大人该做大人的事,我得学习模仿这个国家的大人,否则岂不过于另类。
父母开始年老,没有人愿意原谅和纵容我了。
当我从别人手里接过薪水,接过一张汇款单,接过一个不识抬举的眼神,接过理所当然的指示。
我开始试着领会那些暗示明示。
我能看见别人怎么运转,怎么比较着,怎么斡旋,怎么推开人,怎么拉拢人。
我很久没有投入地看一个故事。
有人说我能写个好故事,可是我也不愿意写。
我很沮丧可是我不能承认,承认我无头苍蝇般的沮丧哪怕对我自己。

恩世事发生了不少变化。
我把时间浪费在了一个个社交工具上。
有美国人发明了140个单词的抖机灵发布器。
另一些美国人发明了随时上网发邮件商业娱乐并重的便携电子产品。
我们说世界因为他们改变了。
我不知道这改变意味着什么,可好吧既然人们说我已改变,好吧既然我已改变。

这两年我已经很少写长的文字。
以及少有超过72小时完全脱离实时网络的生活。
是好的,听说每个个体的影响力都超过了从前。
是坏的,因为人们比我还健忘,因为我急于目睹回馈,失去了我那心无旁骛的孤独。
孤独,是我记起多年前我可以一个人轻巧地度过一个星期,不期待任何别人的回应,只做我喜欢的事。趴在桌上写字看书,看光线里的灰尘,在河边收集石头的花纹,从城北走到城南,想心事想了一天。


我不愿意写下去了,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