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波心》  

2012-01-09 01:31:49|  分类: (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觊玉,

我曾经默默无言的爱过你。
直到现在。坐着给你写信的这刻。
我明白我已老去。

曾在等待什么发生。然而一直在发生的只是等待。
我竟忘了等待就是这种发生。
直至今日,我不甘心就死。
然而岁月已经如压平标本一样碾过我身了。
脉络流于干枯脆弱。
只许小心保管。禁不起任何新型刺激或旧式洗礼。

现在是下午一点一十六分。
我在给你写这封信。
京都的温泉旅馆。
面前是一座小山峦,屋外有花园。

昨日在万年不登的旧邮箱收到一封郝然的Mail,劈头盖脸问我在哪里。
我看了看收件日期,已过去一年有余。
邮件稳稳躺在邮箱,哪里也没去。
在这信息隆隆的年代,它却反而很稳妥、很稳妥。
他说不确信我能否看到邮件。一个月后他将举办婚礼。
他还说你有一个儿子出生了。
一个儿子。我想象他的样貌。
他一定象你,我很嫉妒她。

九九年。北京。十二月。大风。
见你最后一面。
你从瑞士返来。拨我电话。
哦你还有我电话。
为什么回来。我想。

那几年没有你。
我们不通音讯。
我在首都做一名异乡人。
交通还没有那么堵,房租不算顶贵,却实在是黄沙遍地的异乡。
我来自江南小城却执着而不归去。

你结婚那年我开始出学校实习。
你回来这年我已经在一家杂志上足一年班。
我学中文。是时高考,考得出去就谢天谢地。没想到后来那许多。
毕业才发现当真无用。折中做了记者。不过是谋生。

你结婚没通知过我。
是回乡过春节的同学聚会上郝然劈头一句:觊玉结婚了。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他又多问一句。
我不知道。我摆首,脸绽出笑,我怕再不笑,就得哭了。
和个瑞士籍华人,听说他也入了瑞士国籍。郝然说。
从前你轻描淡写讲给我过。你会定居外国。具体哪里你也没决定。
那很好。我点头,继续笑着看郝然。
大家在餐馆喝酒。我不敢喝多。
提早离开,我买小瓶百利甜独自走去江边。
抽烟喝酒痛哭。好个落花流水。
那时掉到江水里也好。我活不到今天。不至于活来今天这样。

回北京我继续实习。开始在报纸,后来去了杂志。
做记者。列问题。联系采访对象。访问。
有时候派不出摄影,我也带只相机给被访者拍照。
我满喜欢发问。过后整理对话。听录音里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很多为什么。
一些好脾气的访问对象,他们和你一起解答那些设问。
可能人人都还对自己感兴趣。会歪着脑袋想想,或者给你一早准备好的答案。
我不太在乎那些为什么。只是工作。认真地去演一个记录工人。

说到拍照,小学时候加入过兴趣班,交出去的习作被也许不懂行的某位老师夸过。
后来我有一只傻瓜相机。父亲单位组织出游曾给众人影像,被称赞拍得不坏。
因此我倒没有舍弃这爱好,看到什么人物景色满有兴趣记录。
有一天课间,你站在阳台上,我走到你旁边,对着你按下快门。
被那喀嚓声惊到的你皱眉头,说:我不爱被拍。
你不爱给你照相,我就没有拍过。后来见面我也从来不带相机。

有段时间风传治安不好,自习下得晚,你受阿姨之托和我一道回家。
我总是爱从你嘴里探听你的生活。
那个隆冬的一天,我们在等晚班公车。
车老也不来,站在风中,膝盖到脚尖子刺进骨头的冷,我不禁跺着脚来来回回张望着。
你忽然间握住我的手。
我愣了几秒,赶忙挣脱。
你却一点不松手。
即使传来的温度让我感到心跳前所未有的加速,我还是僵硬地挣脱开了你的手。
你说:我喜欢你。
我不作声。
你说:你总是不让人知道你的想法,为什么。
我那时沉默无言。我只知不喜欢对人交待自我。却忘了为什么不爱交待。

隔了很多年,我在长途旅行中看到一个新加坡籍小男孩。眼目都神似你少年时代。
我记得你那少年肖像。因为除此之外,有关那段苍白时光,什么都没留下。
感到亲切,我变成话痨。与他相谈,问他什么他都不爱答。
为那过分沉默,我故意笑他。
这一次,他回答了:你不能指望蜗牛卸下他的壳。
犹如被点醒般,我看到我持续的青春里,对外来人事、甚至包括你表现出的抗拒和防备。
那又硬又冰的一套壳,原是为了逃避伤害的可能。
为流言中伤,母亲死在我灰突的青春期前页。
一个平常的周六母亲带我去郊区的寺庙烧香。我怎么知道她竟决定要死了呢。
她死了以后,我反复记起那天她对我说过的话:“别人都不可靠,你惟有相信自己,千万别把心都掏出去给了别人。”

我们见在那隆冬干燥空气中都闻出尘土汽油气息的北京。
不是单独会面,你约了一群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男女。
我在饭桌间反复递出并收入名片。
熟练接下别人发的中华并凑到火机前点燃时。
你诧异的看我:你会抽烟了?
我笑笑,反问:多少年了?你不都结婚了。
莫名其妙喝下很多酒后,我们上了一辆车,回了你住的饭店。

在那个以酒精为名义放肆的时刻,我终于丧失了躯壳,也抽空了灵魂。
我舔食你的躯干,多想将你一口吞尽。
只有我知道,原来我一直等这天,等着你,赤裸无遗。
躺于你侧边,看你打开烟盒点一根烟,吸入又吐出。
你说:“刚到瑞士读预科,语言不通,很孤独,想给你打电话,但是也不知道你电话号码。想着你已经去了大学,可能交了男朋友,可能还跟他上了床,我嫉妒极了,我躺在床上绝望地想你,嫉妒得快发疯。”
你说:“我早忘记那得不到的你。”
好象在听别的故事。我是你露水缠绵里的一名妓女,听你讲起怀念别的女人。
如今我们是新结识的人了。
我别过头假装睡着,也没有泪。

负隅顽抗的爱你耗费了我最后一丝力气。
很多时候我怀疑那只是我深切的幻想,延续多年的幻觉。
我反复推测动机——只是着迷于一些自以为的往事与温柔。
在那朝夕相处或断绝来往的年月里,我从来不知你究竟是怎样的人、过怎样的生活。
我已无力匍匐在你脚边交待多年种种,叫你不要走。
要以什么名义?


过去不会同我们撕裂。
但已经是残肢无法接续。
疲惫中,岁月瓣开手腕叫我放下。
我们不再记得彼此的样子。
也怕哪一句无心话语带来不必要的纷扰。
生活的轨迹一直朝着你计划推进。
你种种疲惫经历我不知道。
我早就没能力去抵消那些改变。
我们本该一起成长,但在那时我不信任你、更不信任自己。
后来。
没有后来了。

第二天一早你得飞去长沙。
她电话打到酒店叫你,提醒你不要误机。
我在旁边悄声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我不打算送你。
送到哪里。
我亏欠了她、辜负了自己、欺骗了你。
出了酒店,我头重脚轻浑噩地走在清早冷风刺骨的街上。
城市已经慢慢苏醒,路边散发出豆浆、煎饼的味道。
我想着你,想象你一个人收拾好行李、出门、上高速、在机场大厅、过安检、登机。
我想象着你的背影,消失在无法望见的通道。
我隐约等你下飞机后给我一个电话,哪怕一个简讯。
但是没有你的音信。
莫非你飞机失事?
新闻旧闻却没通告哪个国内航班罹难。
我不晓得。

一周过去,我删了你的号码。
其后,我辞职离开北京去了广州。
换个城市而已,一样要工作、存钱、买房子、买保险。
人生还太长。有些事太轻。
然而即使如此,还是被最轻的事最重的擦伤。
不可能因生存严厉就忘记。
就象薄纸,够锋利一样割开皮肤。
有时候放工,打开电视,哪怕是阿尔卑司糖果广告出现,我脑中也第一时间冒出了你。

为自己打算,我当然也交男友。
萍水相逢,喜欢过,有些是寂寞、有些关乎利益,记不太清了。
都不吵架,就是不久长。
始终,我有所保留,又常常令人失望。
年轻时候,有人痛骂我来自月球。
直到后来恋战酒气,走路也爱飘飘然。
才恍然大悟,他多先见之明、一语中的。
从来未学会爱人,所以才沉在悲错处不拔。
并非不明白, 爱的不是你——是藉由你和我的过去保存的一段立方体。
我爱的是你我那少年时光、半个保留于相纸的侧面。
有些事不要说才可以保存。
也有些情怀。慢慢风干。

最后一次见你母亲,是大四开学前夕。
买了一蓝水果去家里探望她。她高兴,又恼我一直不找她,不给她电话。
听她谈起你、你那时候交的女朋友,她还给我看你寄的照片。
那时候,我忽然决定不能再离你家里那么近,便逐渐少了联络。
原谅我。
即使内心已风起云涌般变改,但仍延续某段旧时细胞与血脉活在人间——那已经是我的全部了。
你不会懂吗。是的。我也不懂。
仅仅是为一份疏离的姿态吗,或者我太害怕可能发生的背叛。
有一年我去看了心理医生。不管用。我觉得对着他费口舌很麻烦。
索性决定就这么放任了。
不医是最好的状态。
我直直看到它或我死亡的那天。
我想,总要来的。
可能它先死,可能我先死。
总要来的。
所以我连死也不着急了。

旅店旁边开餐馆的日本人问我愿不愿意结婚。
他说他在日本很多年,累了,想跟我一起回中国。
我答:好啊。
知他在说笑。他才不想离开这餐馆。
但他的话还是逗我笑了。
这几年,我倒越来越喜欢笑。
能笑着多好。

对了,一日在街上走着,忽而听见“啊——呀”一个转音。 
我暗自一悸。
进入居酒屋,唱机正播张氏一曲:纵然记忆抹不去……
异国他乡但闻那阕已故之声。好一个萧索春夜,身竟不自主地发了冷。
一壶清酒,合着亡魂之音,我顿时想当年张氏在那楼台俯瞰到了什么,如果当时一转念、他会不会弃死而生呢。
但不死又如何。殊途同归。
世间没有更好、没有败坏。
这老去,是易帜罢了。
人死了,躯体魂魄不见,声音能居留。想来,文字也能。

 

                                                                                              临秋

                                                                  
                                                                                                      09.4.11


  评论这张
 
阅读(13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