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多么平之冬  

2010-11-26 00:1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喜欢上了
这个冬天

还没有下雪的
北多么平的,冬天

公平的风在窗外公平的吹
公平的阳光洒在公平的大地
夜晚,依然公平的月光

这里的室内,干燥、温暖
干燥如我的喉咙、嘴唇、发肤
我想着一些莫可名状的
人不像人的,词不达意的
他,像我的龋齿
看不见,只是变成一个个空洞

日思夜想,失了眠
掉了许多头发

作为怀念
谁来,我都闭门不见
共饮来自同一个自来水厂的北多么平水
我们便有所,关联

公平的风在窗外公平的吹
公平的阳光洒在公平的大地
夜晚,依然公平的月光
死去,将继续死
艰难,将继续难
孤寒,将继续孤
衣锦夜行、歌舞升平、荣华富贵
所有继续

我闭紧了嘴
拒绝和别人,和繁荣,和积极向上,健谈
我闭紧了嘴,不想交谈
我不听意见和建议——所有伪装成客观的主观
作为一个主人,我假装熟睡,除非再次乐意,否则绝对听不见访客的敲门

下午时,透过玻璃窗,我不时
看见灰蒙蒙的光,看见树在风中摇摆
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事

很多年前
那里的夏天,我住在西南边城市里的西南方
皮肤印上了凉席印子,看一本小说,觉得我读得懂
家人出门了,没有饭吃,就慢慢走上街
周六,上夜自习前,我去学校附近的米线馆
遇见一个同学,我们面对面不发一言的吃完米线,他替我付了
三块钱

很多年前
我还没有一台电脑
冬天,坐在教室里,发旧的冰凉木椅子上
面对黑板,假装做笔记,坐到椅子升温
在一个黑色封皮的本子上,写小说
用铅笔,写了擦,擦了写
手总是很冻
课间十分钟
好学生,还在看课堂笔记,追问老师,未解的难题
我看着我的小说
它们没有一点儿用
除了给自己,反复的看
句子与句子之间,是标点符号

多年以后
一个巧合
在广大的北多么平
他笑看我,说:你怎么能保持——
我想,他是说:你怎么能保持,一颗这样,白痴般的心呢?
比白痴还,无动于衷
他提了个反问:想不明白啊,你家山好水好,为何到北多么平啊,不明白
北多么平,大俗、大污、大闹、大渺

我说,我明白,大明白,要尝遍泪水,在苦里抚摸我的生
抚平它每一个毛孔,告诉它,在怎样的环境里,就怎样的收放
控制在控制之中
毛孔遍布我,学会每一个我传授的拒绝
拒绝不可挽回的恸、拒绝看似美味的饵、拒绝不可估量的爱、拒绝形同得到的失

多年以后
一个巧合
在广大的北多么平
我有了一个听人讲话的职业
他们谈自己
迫不及待、娓娓道来
我专心听、虚心听
边听边默数他们脸上和衣服上的褶子
听话这件事很有用
用以换钱
我继续听、虚心听、耐心听
最贵的时候,听一个字值十元

女郎问:“你需要的不是钱吗?莫非钱有名字?”
冈田亨摇头。
冈田亨暗自独白:“钱当然没有名字。钱若有名字,便不再是钱。
使钱真正获得意义的,即是其沉沉黑夜般的无名性,其压倒一切的互换性。”
我也同样摇头
为小说作者的妙不可言,用指头来回划了划这几句

我想着,只有一件有趣的事
去试试、看看
有哪些互换不到、人不像人的
东西
形同虚设、无处互换
为了方便,也给他们起些名字——
二两青春、一捧真爱、半边佛祖、千年道行、万里光阴

我想着,这一件有趣的事
却没有,一点儿用
不由洋溢出,半径两厘米的笑容
在人来土淹、车来限行的
冬天,北多么平

2010.11.20

  评论这张
 
阅读(10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