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不讨论天气  

2009-05-01 02: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心念念的吃了个大煎饼的一天。
被紧急传去了协和医院。
Na再度大出血入院。跟很久前见她相比,她消瘦并蜡黄,但是她好似很坚强,也看得好开。
星月说,Na怕自己就那样走了,还特意要了眉夹来修眉。

Na的大姨70多岁,跟我奶奶一般大,很可爱,话特密,给我深入浅出的解释各个病情。
大姨的身体不好。老伴回南方种果树了,是他的爱好。
她一个人在北京。当然,有亲戚和孙子女。
她说自己已经写好了遗书。也给老伴说好,走就走了,不要难过。

没有床位的所有病人,就在急诊室的临时床位。
旁边是他们陪护的家人。
Na的妈妈也70多岁,日夜的看护着Na。
她说,Na若有什么,她也就跟着去了。

病痛都折磨躯体及灵魂,每个人都心力交悴。
病室里的人好多都蜡黄、虚弱,他们吸氧,输液。
医院外有人靠排队挂号为生,有人专门出租给陪护人员的躺椅和行军床。
医生和护士们已经在疾病前无动于衷,或者他们要用残酷把自己保护起来。

Na的邻床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
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不久,阑尾又犯病了,他不得不再入院。
他割了小腿上一截血管,移植到心脏。
动了手术后,烟酒肉都戒了,还跑步锻炼。
不察觉的时候,什么享乐都重要。
察觉了,命最重要。
他的老婆白天上班,夜里也得来看护他。
他说动了手术后,长期没排便,后来吃了泻药,大便得到处都是。
父母年纪大了,他没敢告诉家人自己的病,一切都是老婆在料理。
“这些事,也只有父母爱人为你做,孩子都不成。”
我们这代好多人都失去了彼此照顾的力气。
不知道多少人能相濡以沫,多大的勇气才能同甘共苦。

父亲住院的那一次,我并没有探望他几回。母亲倒是没有怨言的照顾着他来着,母亲是个好人,只是太迷糊。
分开很久,我在念大学的一年,母亲在乌鲁木齐,病得很重,我并不知道。
后来母亲说,那时候我想如果我死了还见不到你最后一面。我听着却并没有感觉。
父亲、奶奶都已经有一把年纪,身体也都不是很好。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能够承受得来些什么。
我只是希望自己身体健全,不要增加任何人的负担。
没有人可以负担。

我觉得无奈,为什么会生病呢。
在病理面前的未知,苦苦挣扎与维持。
人珍惜自己,痛惜自己,为什么。

大姨说:人这辈子,其实没多大意思。
但转眼她又说起自己的两个孙子,一个高考分不高、前途担忧,一个正要去美国念公费硕博连读。
在她看来,后者显然是比较好。
人又是本能的,会喜欢那些看上去有未来、有价值的东西。

以前我畏惧病态。
但正视他们是成熟的必须。
就象我们必须要知道,别人会遭遇的困顿,我们也会遭遇。
也是因此,人有了怜悯。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疾病也许有所隐喻。
在它的面前人才获得平等,一部分的平等。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