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1-07 02: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发来讯息说:上海在下雨。
我想象着上海的冷。
此间的上海,阳光都没有温度。

打包行李当天,温度非常低。
我出门买编织袋,阳光照在身上,如一盆冷水。
晚上她来找我,我们吃了热腾腾的老鸭粉丝。
零度的日子,食欲几乎是来自驱寒的第一心理反应。
我告诉她:我终于领略到上海的冬天。
江南的冷,比盆地和北方又来得不同。有些阴郁甚至难以招架。
我凭空想象古代那些平头百姓是如何盼望着春暖花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临走的那天奠定了我对上海回忆的基调,萧索,又是异常优美。
兼带着路遇之人的情分。
在路口招不到车,我只好拖着箱子往地铁钻。箱子大沉又有包,正站在台阶上发愁,一个上海阿叔就说:我帮你拿。一气拿了我的箱子往下走。
不谋而合到上海的第一天,从南站出来,下楼梯时不慎把箱子一滑,只听劈啪向地下跌去,哎呀了一声。此时一个上海老爷爷眼疾手快的飞身向前,横出一条腿挡在我滑落的箱子前面。他的姿态超好笑,颇有武术范。我叠声说好几个谢谢,他很大义凛然的挥手就走了。我不禁觉得上海人真不错。

此间的家乡,不很冷,带着蜀地的闲散与自足。
河边的风吹红了三轮车夫的耳朵,有些人的手上耳背红肿生了冻疮。
出租车司机笑哈哈讲起乘客的故事:走在前面的欠了走在后面的人两百万还不起,这人只好一直跟着他催债。
KTV曲目里久违那首朋友必点的《讲不出再见》。
妈妈们在自动麻将桌边、脚下是火红的烤火炉。
平价火锅店坐满了人,每个人都吃得油光满面。
爸爸向地毯上吐了口痰,他们不住的吐着各种唾沫。
我们学着他们的口气喝豆奶或者可乐:够老、够老,少倒点,我等会要开车;表示点、表示点,可以老嘛、看嘛、湿老嘴巴列。
她们买了好丽友散发给好朋友。揶揄着彼此的爸爸们。
家里挂上了奶奶灌的香肠。
我早早钻进开着彩虹牌电热毯的被窝。

这个冬天我没有逃开。
我在好几次的途上思索着冬天的意义。
以及我度过的那么多冬天。
有一天我想起告诉她:小学时,六七点起床,出门,天还黑得很,买半屉小笼包子寒风中边走边吃。好想回到那时候。
我是真的想念那时,无知天真倒也无所要求,不会反抗与拒绝,最多是默默承受一切。
该念的书、该交的作业、不该逃的学。

春天耕作、夏天等待、秋天收获,冬天便可以肆无忌惮的休息。
冬天还是冬天的样子。我们却再也不随着四季的规矩办事。
于是注定在冬天向往热带,在夏天迷上空调。
春天吹起了沙子,秋天了一无所获。

此间的北平,守夜人的鼻涕无知觉间凝结成了冰渣。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