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Sunday's morning 关于一次你不期待的更新  

2008-12-21 01: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说,这是上海的暖冬。
数日,因为要准备离开,见着各式各样还在这个城市的朋友。
四个月,仿佛也就是眨眼之间。
有点意犹未尽的退场。

八佰伴、云南路、永福路、莱阳路、河南中路相会各友。
一顿饭接一顿。
每个人都说,下一顿开始减。

在做了多年夜猫子后,头一次想随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喜欢安静的做任何事,不必赶时间;但我喜欢大都会,鱼龙混杂,有最浮华和最低下。
古人大概有更多时间来思考,所以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
许多事情,他们已经琢磨透了。
后来的我们研究的许多都是附加值,比如如何让生存更简易和方便。
有天戴隐形眼镜的时候,我才忽然觉得这么小小一块,放在眼睛里,很不可思议。
而更多不可思议,我们甚至无暇想起。

今天去报春路从前在成都的上司动动家吃火锅。听他们忧国忧民的议论。
一说明年由于经济情况会更坏,甚至带来小规模的动乱。
感慨我这种人想得太少、社会责任感也不强。
我认识的80生人要么醉心于玩要么焦虑于生存要么忙于赚钱。
我和身边的朋友好象游离在体制以外,没有接触到这个国家的政体或黑暗面。或者有黑暗面,也被我们身边的保护势力挡掉了。
关于这个国家,各种何去何从,我也没有想过。或者我觉得已经不错了。没有战乱、没有大规模的饥荒与黑暗。
照顾自己已经让我焦头烂额,勿论其他。

回浦东的内环高架上堵了一小时,跟新认识的姐姐聊天。说起地震,好象已经隔得很遥远。
人们把该忘的忘得差不多。作为半年前时髦话题与时效性新闻的地震已经过去。杂志的新选题是金融危机和年终盘点。娱乐圈的新话题是贺岁档和分手情人的出尔反尔。
没有什么不同,人人自顾不暇。
想起当时去路上的各种坍塌,板房并不御寒,冬天的人们在受冻或者挨饿。
而我在几千里之外,忧虑着脸上身上多余的脂肪。
也许某天能顿悟,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在花花世界,并没有无路可走。
一切仍只能靠一双手。
世界没办法大同。我不愿意拱手让出心水或者最爱。别人也不会让。
如果同时爱上了同样的东西势必僵持不下。
还好我执着的并不多。
每次预感到或后知后觉别人离我远一点我总是不试图伸手挽留。
不畏惧离开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我总想起: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听上去很美、很宿命、很交深缘浅。
但昨日不现。
一次飞机,一次火车,能容易见到。
不容易道珍重、不容易话感伤。

我做过坏的事,曾经喜欢别人却不敢在同一个城市拨电话,而醉心于以“我现在xxx”的句式作为开头。
所以被认为是飘忽、不着调,或者非常莫名其妙。而没来得及让人以为我安心、诚挚、甘愿守侯。

我想起北京,那些散场的饭局。
有人用二锅头把自己喝高了,有人用长岛把自己灌醉了。
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年轻,每次告别都没有那么伤感。
何况我病态的迷恋着每个离开。
觉得不回头的走很帅。
不吭声再杀回去很帅。

后来我习惯了在一个地方,固定跟本城几个朋友见面,少有跟遥远城市的人联络或通讯。
习惯了在一个知道那些认识或不认识人会阅读的网址里,传递那些我的近况。
情况通常很做作、拿腔捏调,充满着不实措辞、卖弄与隐藏。
旁观者满意而来、失望而归,不是不令我深感:
“What a pity!”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