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飛吻

“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工作聯繫:drunkwaf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好的晚安  

2008-04-20 02: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瞄了眼电视播放的《漫长婚约》,那个灯塔牵动了我的心头恨。
从前的几年,在大学的宿舍里,我的床头一直挂张从臭名昭著的IKEA买来的贴画。
是印刷品照片,三幅图诠释一个灯塔被淹没的过程。
为何买这张画呢。缘自我在高三起头写的一个小说。小说跟一只灯塔有密切联系。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幻想这只小说的完成。
幻想完成的那个瞬间偶尔支撑了偶尔觉得难以支撑的余生。
从起头之日算起,已经四五年了。也曾经以没到过海边为名拒绝提笔继续。
而在远距离见过几只灯塔后,我离那个完成的句号似乎更远了。
理由当然很多。懒惰。乐不思蜀。不爱劳动。费力不讨好。身体状况不佳。没有合适的桌子。没状态没时间。

准备时间给得太充分。
有时候我想。也许不完成它比完成更重要?
如果完成了,我还会有别的新故事写吗?
我还能苟延残喘的活在世上告诉自己这个慌乱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有人需要看这部不满三十岁的弱智写的烂小说吗?

但。除非天灾人祸。
否则我还是得写完这个小说。
文学不需要我。写作不需要我。
是我需要找点事做。
机械人生以外的事务。
单纯的手工作业的自私自由的我可以全盘控制的私人王国。

夸下海口后,看客无必要等待无须期待。

有时候她只是迟到。
有时候她早已改了主意与方向,此后便缺席并消失。
只能说你没见到。
不能说她不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